如何利用碳交易和金融市场形成合理有效的碳价格,引导企业减排?

在碳金融、绿色金融、气候投融资等方面有哪些可以借鉴的国际经验,如何更好开展国际合作?

6月10日,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2021)在上海举行,多位参会者就碳达峰、碳中和话题进行了探讨。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桂平表示,人民银行正在抓紧研究设立直达碳减排领域的碳减排支持工具。

中美绿色基金董事长徐林表示,需要通过金融创新来提供更加多样化的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形成不同金融产品之间的相互配合;还应该基于碳交易市场的功能建设,探索专门的碳金融产品甚至是碳金融机构。

本报记者 李岚君/摄

未来碳减排的压力较大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仍处于快速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经济将在较长一段时期保持中高速增长,人均能源需求尚有较大的上升空间,未来碳减排的压力较大。”刘桂平表示,据国际组织科研机构测算,我国碳排放的峰值将超过100亿吨,而美国碳排放的峰值为57亿吨,欧盟44亿吨。我国从碳达峰到碳中和仅有30年的时间,远低于欧美国家50-70年的时间。

虽然碳达峰、碳中和的任务艰巨,但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舒印彪表示,还是要树立信心,因为我国有很好的基础。过去10年,我国清洁能源的占比迅速提高,其发电量占比从17%提高到了32%;煤炭的消费占比在持续下降,过去10年煤炭的消费占比从70%下降到56.8%;2020年底,我国风电、太阳能发电的装机分别是2.8亿千瓦和2.5亿千瓦,分别占世界的34%和31%。

徐林认为,从已有的进展和发展趋势来看,绿色低碳技术创新实际上是推动碳中和最主要的动力,因为绿色低碳化、数字智能化相互交织、相互促进,共同推进经济社会的绿色低碳转型和碳中和。其中,能源领域的技术和体系变革起着至关重要的决定性作用,核心就是能效水平的全面提高和绿色低碳能源的全面替代。

金融助力碳达峰、碳中和

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过程中,金融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首席执行官David SCHWIMMER表示,资本市场是个重要的机制,要把发行商、投资人的利益和气候变化的目标结合在一起,这样才有足够的资金进入绿色经济中,更为重要的是可以加速资金的流动。

刘桂平表示,绿色投资是典型的跨期投资,周期长、不确定性高、风险大,亟需运用各种风险管理工具和方法。金融市场已经有很多成熟的风险管理工具和运作模式,按照金融市场的逻辑来管理碳市场,有利于实现有效的跨周期配置和套期保值,金融系统将积极配合、主动适应碳市场建设需要,有效平衡好绿色低碳投资中激励、跨期和风险管理间的关系。

“要推动绿色低碳转型和碳中和系统性变革,毫无疑问需要大量的投资。对中国而言,可能涉及数百万亿元的投资规模,当然需要更便利可及、成本合理、财务可持续的绿色金融服务以及激励有效的绿色金融生态,来满足巨大的融资需要。”徐林表示,这不仅需要通过金融创新来提供更加多样化的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形成不同金融产品之间的相互配合,还应该基于碳交易市场的功能建设,探索专门的碳金融产品甚至是碳金融机构。

刘桂平指出,按照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人民银行正在抓紧研究设立直达碳减排领域的碳减排支持工具,通过向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资金,支持金融机构为具有显著碳减排效应的项目提供优惠利率融资。

但他也强调要冷静理性,促进绿色低碳转型行稳致远。根据国内外主流机构的测算,碳达峰碳中和需要的资金投入规模在150万亿-300万亿元之间,相当于年均投资3.75万亿-7.5万亿元。巨量的资金需求背后蕴藏着巨大的投资机会,各类投资风口不断涌现,“各方要认真做好产能预警与风险监测,真正做到上下贯通、左右均衡、进退有序,协力保障绿色发展行稳致远。”

编辑: 亚文辉

板块20cm涨停潮!A股总市值增近8000亿,却有投资者“赚指数不赚钱”?

刚刚,5月金融数据出炉!新增信贷规模、M2增速双双超预期

信息量超大!易会满重磅发声,谈IPO收紧、企业到境外上市和大宗商品涨价……

央行行长易纲透露重磅信息:全年CPI预计低于2%,坚持正常货币政策,利率水平总体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