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作者的学术价值李卓文


2016年4月,伊朗,Meysam Rahimi 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发愁。

他是德黑兰阿米尔卡比尔理工大学的工程学博士,正在进行一项涉及操作管理和行为经济学的研究,他需要大量的相关文献。

于是 Rahimi 开始在网上搜索,但很快发现,无论他检索到什么论文,都会跳到一个收费页面,每篇费用高达30到40美元。这意味着 Rahimi 每周仅仅为参考文献就要支出至少1000美元,而他的博士生涯尚有数年时间。由于经济困难,德黑兰的大学无力购买数据库,这笔钱只能由他自己承担。

学术论文成了少数几家出版巨头的牟利工具。

浙江大学每年3000万人民币的图书馆建设费有2000万要用来买外文数据库,即便如此,出版商们仍不知足,还在年年涨价!从2008年至今,Elsevier 年均在华提价16.7%,包括清华北大在内的中国大学苦不堪言。

有人算过一笔账,苹果公司的利润率2011年为23.4%左右,而在过去10年里,Elsevier 的利润率从来没有低于过30%,2011年更是高达37.3%。

然而,科学家投给这些期刊的文章通常不会得到任何稿酬,出版商也从未和作者分成,甚至很多时候作者自己还要交“版面费”,有的科学家在投稿之后,发现查看自己的文章依然要付费!

但发表在期刊上是学者们接受同行评议、宣传自己成果的主要,甚至是唯一途径;面对这种现状,大多数人会抗议,抱怨乃至谴责,但最终也只能老老实实交钱了事。

2016年3月,北京大学发布一则因与中国知网的合同到期而随时可能中断服务的消息,而此后媒体频频曝出知网涨价幅度过高的新闻。 此前在2014年,知网对云南大学的报价从40万暴涨至70万,导致大学图书馆被迫暂时停用了知网。

“论文不是消费品,而是知识。知识的自由传播是造福全人类的事情,限制论文流通是以牺牲人类福利为代价的,换来的只是一些垄断机构的利润。”学者阮一峰2011年在一篇博文中如是说。他认为,学者发表论文时从未索取报酬,他们的研究本质上是由纳税人资助;而出版公司没有为成果的诞生做出任何付出,他们完全没有资格声称自己拥有版权。

1849年,美国作家亨利·大卫·梭罗面对美国南方的奴隶制,提出了一个著名问题:当世间存在不公正的规则和法律时,公民应当忍气吞声遵守,还是应当“即刻起而破之?”

学术期刊是个很奇特的存在:运营费用低,收入高。比如,它的发表是要收费的,最多象征性的给一点稿费(往往还是出于法律考虑),稿费通常少于版面费。有的审稿还要收审稿费,但审稿专家却是免费审稿。更有连编辑都是义务劳动的,据说能当某著名期刊编辑,是一种荣誉。免费给其他人审稿,是一种“学术前辈”的责任,也挺有逼格的。

天下还有这种好事:干活的免费甚至倒给钱,生产出来的产品还能卖高价。呵呵~

日期:2018/01/03 18:39 喜欢

所有评论:

© 2016-2019 深度好文博客 Power by lifan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