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好,也就是现实李卓文


  你学习一般,考上了现在的这所学校,成绩不算好,拿不到奖学金,上课不听讲,上自习不规律,考试靠突击,同学帮一把的话也能每科考到七八十分,但是与优秀总有很大距离。

  你家境一般,父母都是普通员工,你在这个城市的生活费是每月一千二,没事下下馆子,一个月添件衣服,想买台相机,咬咬牙才能买双自己喜欢的鞋。

  你几乎没有特长,不会弹吉他,不会弹钢琴,不会跳舞,不会画画,想学摄影却不会使用图片处理软件,想上台演出却没信心,学校晚会比赛的时候,你经常是站在台下围观的人群里的一员,你与聚光灯环绕的舞台几乎绝缘。

  你长相一般,不算英俊或者不算美丽,身材不算臃肿但也没什么肌肉或者没什么曲线,平时只是稍稍打扮一下,看上去并不出众,只能算整洁,与人擦肩而过是对方不会多留意你一眼。

  你的感情也是一般,有时候会遇见自己心仪的那个人,但是总抓不住机会,眨眼间那个人就被其他人俘获,你就开始伤心、抱怨,但是几天之后又开始寻找新的心上人,就这样看着一个个心上人走过,直到你毕业,与其中任何一个都没有发展。

  总之,你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就和周围的千万个普通人一样。

  你不甘心拿不到奖学金,看见别人得奖学金的时候你会说那完全是突击的结果,于是你开始上自习,不过你只坚持了一星期。

  你不甘心自己的父辈平平,于是你批评讽刺自己周围的“官二代”、“富二代”,立志要努力学习争取成功,也好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富二代”,你的热情持续了一个星期。

  你不甘心自己什么特长都没有,于是你开始学弹吉他、买滑轮鞋、借来摄影方面的书籍,你对着镜子微笑着说:“你是最棒的。” 这份虚假的信心维持了一个星期。

  你不甘心自己没有伴侣,你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你删掉电脑里的偶像剧肥皂剧,你收拾起床上的懒人桌,把零食袋子统统扔掉,然后洗了个澡并且修饰了一下自己,你往发型上喷了啫喱水,好让自己看起来很精神,你怀揣着一本成功学的书决定出去走走,开始新的生活。这样的状态,你稀稀拉拉地坚持了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之后,你还是和周围千万个人一样,你还是和一星期前的自己一样。

  你逛网络论坛,看到了这样一句话:“二十岁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不应该局限在学校里教室里,应该享受生活。” 于是你相信了,你觉得二十岁的你就应该“随心所欲”,享受“人生中最后的自由时光”;就应该“快乐地去恋爱”、“风华正茂”、“挥斥方遒”······

  现在的你,用着父母的血汗钱,用着名牌包、穿着名牌跑鞋、骑着捷安特山地车、用着佳能牌的相机和苹果牌的手机,还经常去星巴克喝喝咖啡体验一下小资情调······

那么,请允许我猜测一下你的未来——

  在大四将要结束时,你考研落榜。你风风火火的参加校园招聘会,很多公司你都看不上,嫌他们不是体制内单位、平台窄、规模小,直到毕业,你还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你收拾好行李回到老家,父母让你试着参加各种招聘考试或者参加当地的应聘会,你不去,因为你觉得那些工作太简单了,不适合你,你应该去寻找更好的就业机会。可是,当你去那些你看得上的公司应聘时,你的竞争对手太多了,而且都不差,你表现平平,理所当然地被拒之门外······

  现在的你,也许还在上大学,也许和恋人恩恩爱爱,每天黏在一起,午饭晚饭一起去吃,晚自习后还会一起在操场散步。你们讨论起未来,最后的结论总是:不要想得太多,认真过好现在就好。 不幸运的话,几个月后,你们就分手了,你凄凄惨惨戚戚,反复问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幸运的话,你们会一直恋爱到毕业,最终,你觉得自己不够优秀没能力去对方所在的城市读研或者工作,所以你们带着不舍和悔恨分手了。

  现实很残酷,至此,你信了。

  现在的你喜欢刷微博,你会全力支持那些你赞同的观点,你会激励否定那些你反对的观点。你爱憎分明,看起来很有正义感。你觉得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就应该敢于说出自己的心声。你可能从来不会去想一个问题:你的观点,来自哪里?其实,它们绝大部分来自网络,它们已经蚕食了你的判断力。

现在,二十岁的你,有什么资本。

  你只是千千万万人中微不足道的一个人,少了你,地球还是一样会转。

  我敢打赌,一定很久没人和你说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了吧?

  你知道“责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

  当你谈论飞翔的时候,你是不是忘记了地心引力的存在?

  现在的你,如果还是放纵着自己的懒惰与幼稚,虚度着光阴,那么,你就虚度去吧。

反正我已经过了二十岁的年纪,我还有未来,我得直奔向前了,不陪你了。再见!


  每年,制造业都会吸纳很大一部分毕业生,在这些职场新人庆幸找到工作,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时候,他们的前辈——已在制造业内打拼了几年的师兄师姐们——却怀着深深的忧虑,他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当你走出学校进入工厂,你会发现自己的生活世界是那么狭小,你的活动范围基本是工厂、出租屋、超市。你和生产线上那些天天重复同一个工作的普工并没有什么区别。除了上班和睡觉,你最重要的活动就是去超市购买所需的生活用品。

  其他的社会生活最多也就是与同事打牌、喝酒,你建立不起自己的社会资源。

  你孤身一人在外地打拼,身边没有父母亲人,只有一帮同病相怜的同事,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需要维护自己的权益的时候,身边的人都无能为力。

  你的生活圈是那么的狭窄,人际交往显得那么苍白。有一天,你离开了现在的工厂去到另外一个地方,现有的同事朋友都会失去联系,你需要在新的公司重新来过。那无奈的漂泊注定了总是在重复地画着大小不一但形状相似的圈。

  春夏秋冬四季转换,你的工作服也在冬夏间轮转,你和所有的外地人都没有明显区别。在本地人眼中你们都只是打工的而已。如果你很乐观的话,倒是可以把公司的工作服看作是一种福利,冬夏各两套,从周一穿到周五周六,基本上不需要再多买什么衣服。毕竟你可以自由地穿自己衣服的时间一周里也只有那么一两天。

  此外,工厂食堂每天会给员工提供伙食标准为十块钱左右的工作餐。伙食费有些公司要从员工工资里扣除,有些公司则当作一种福利完全免费。在外租住的员工还可以在周末时自己改善一下伙食,住在宿舍的只能奢望偶尔在饭店里的应酬了。

  公司提供的宿舍则多为四人间、八人间。当然,条件远比不上大学的集体宿舍。很多人为了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情愿每个月花费三四百块钱租一个十多平米的房间,这种房间多为厨、卫、阳台三位一体。蚁居于这样的房子里,关上门则如同囚禁在一个封闭的牢房里,打开门则所有的东西一目了然,没有隐私可言。

  然后,你会购买一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家具,包括必备品桌子、凳子、衣架。而洗衣机、冰箱、空调则是绝对的奢侈品。一是需要花钱,无力承担;再就是房间太小,摆放不下。也有些已婚人士一家两口或三口挤住在这个小房子里,区别就是家具相对更完整一些。

  但这里给不了你家的感觉,你只是一个租客,你只是暂住在这里,当你买东西的时候你会时时考虑以后搬家会不会太麻烦,你不知道明天是否还在这里。当房东需要提高租金时,你是没有多少谈判的能力的,要么接受新的租金,要么就搬走。

  在这种生活状态下,婚姻成为很多大学生不敢面对的问题。你的生活圈决定了你交际的人大多和你一样,大家同病相怜,没有能力去摘取爱情的果实。

  工厂里三十左右的单身柜族比比皆是,不是不想结婚,是找不到结婚的人,是不敢面对没有房子的婚姻,是不敢去想孩子的抚养问题,是不敢承担那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未来!听起来功利,却也包含一种无奈。你只是暂住在本地,你的孩子没有权力上那些好的公办学校,或者说你没有能力交那么大一笔的赞助费,而民办学校的教学质量又不能让你放心。

  毕竟,读书是你能想到的唯一能改变自己孩子未来的办法。你只好无奈地将你年幼的儿女送回老家,回到爷爷奶奶身边成为留守儿童。每周的电话是你最开心的时刻,在外的苦累都会在孩子的笑声中消融。

  你在心里默默企求上苍,让自己的父母和孩子平平安安,无病无灾。因为任何一点风吹雨打就可能让你刚刚起步的家陷入泥沼。你每年只能回家一两次看一下日渐老去的父母和日渐长大的孩子。

  因为没有假期,因为没有存款,因为路途太远往返不便,因为所有的因为。为了生存,你离开生活了二十年的家乡。

  如萍末,没有根,心也不能降落。

虽说又是这种心灵鸡汤,但又何尝不是事实呢?与其四年后后悔倒不如就从现在做起,既然不甘心,就不要满足于现在的委曲求全,劳民伤财。

摘自“最右 · 老妖”

日期:2017/04/25 14:12 喜欢

所有评论:

© 2016-2019 深度好文博客 Power by lifan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