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的拳头李卓文


  若愚升初三开学那天,他妈妈带着他去镇上中学报道,去学校之前若愚就听他同学说他的升级考试成绩很好,但他一直没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

  报道处就在教室外面的台阶上,班主任在一个小桌子后面坐着,周围围满了孩子和家长,若愚透过人群间的缝隙看到了自己的班主任,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翘着二郎腿在往报名表上写东西虽然若愚已经在学校学习两年了,但这位老师却从来没有见过。后来若愚听同学说:你老班去年有一次用钢筋打了晚上翻墙出去上网的学生,你可要小心点。

  妈妈拉着若愚的手挤过人群走到班主任旁边,看到了他鬓角隐约的几根白发,班主任抬头先开了口:“叫什么名字呀?”

  “孙若愚”,若愚妈妈回答。

  “好,我找找名字在哪儿?”

  若愚妈妈指着桌子上的名单说:“最上面那个,这个!”

  “哎呀若愚!原来就是你啊,我在这儿等半天了,今年男生年级第一名”,说完,班主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儿子年级第一?”,妈妈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倍。

  若愚听到自己是年级第一名,心里也格外的激动,从小到大,虽然他成绩不错能够一直保持在班级前五名,但年级第一还是第一次他凑上前去看报名表,最上面的名字果然是他。可等他抬起头的是他发现周围的同学和家长都投来羡慕的眼光,若愚从小就内向,他觉得脸上有点发烧,就又赶紧低下了头,这次,他看到了报名表上紧挨着他名字的她:李小珂。

  班主任和妈妈聊了起来,而若愚则想起了自己初二时的美女班主任,她虽然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狠,但此刻若愚觉得她非常值得尊敬。

  一阵寒暄过后,班主任告诉若愚:“去教室看看,想坐哪里,选好了出来给我说!”

  妈妈拉着他的手走进教室,他选了第二排靠中间的座位,妈妈笑着说她以前上学的时候成绩不好,总是坐在后面几排。

  从教室出来后班主任说:“真是奇怪,去年男生全级第一也是挑的那个位置,今年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里最好的火箭班,有机会考清华北大!今年你孙若愚加油,争取我再送过去一个!”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初三年级要进行一次月考,这次若愚又拿了第一,而且班主任教的数学他拿了整个年级唯一的一个满分。成绩统计好后班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里对他说:若愚,我和几个老师说好了,好好培养你,有机会考上北大清华,你保持好状态,不要乱想,好好学习。

  若愚用力点了点头:“嗯!我一定努力!”

  回到教室,李小珂拍了拍前面的孙若愚,他回过头,她问:“你什么时候生日呀?我到时候送你生日礼物”。

  “我过生日的时候马上就是除夕了,那个时候在家呢”,他回答。

  “哦,那我马上要生日了,你送我个生日礼物呗!”

  “没问题呀,你想要什么?”

  “我还没想好,想好了告诉你……”。

  晚上小珂对他说:“我不想要礼物了,你满足我一个要求,周末我们一起去镇上照相馆拍张照片吧,你回家刚好也顺路”。这个年纪的他虽然还是一个毛头小孩,可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心里十分清楚早恋不好。若愚说:“可是,我害怕照相,从小就是”,小珂皱了皱眉:“好吧,你竟然害怕照相!”。

  其实若愚并没有说谎,除了上学时照片采集拍的照,他的生活照都是爸爸拿着相机跟着他偷偷拍的。

  第二天吃完早饭,若愚像往常一样问李小珂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但一向热情的她这次趴在桌子上一直没有说话,他以为她睡着了,这时小珂的同桌小声对若愚说:她昨天晚上哭了好久,你真是的,不知道哄哄人家,唉。

  孙若愚听了突然手足无措,他对女生总是小心翼翼,从来不会惹她们生气,更别说是和自己关系挺好的小珂了,所以他觉得她有些太脆弱了。

  第一节语文课,老师讲了李清照的一首词《如梦令》,老师在课堂上问了好几个问题都没人回答,临近下课时老师发了火:“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么差的学生,上课不积极思考,窝窝囊囊能考上高中吗……”。教室里面鸦雀无声,时间仿佛凝固了,所有人都在盼着老师说下课。

  “孙若愚,把这首诗背一遍!”,同学们终于都松了一口气。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应是绿肥红瘦”。

  班里整齐地发出一声惊叹,老师接着说:“听到没,你们能像孙若愚同学一样,高中怎么可能考不上……下课!”。

  小珂拍了拍惊魂未定的孙若愚,他赶紧回头,“你真厉害,什么时候背会的呀?”。

  孙若愚心里有了底,也笑着说:“哈哈,厉害吧,此乃过目不忘之术”。

  “恩,这次测验考试你同桌虽然是第二名,但你比他厉害多了”。

  “信不信我打你!”,若愚的同桌毫不含糊地说……

  天气慢慢炎热起来,中午容易犯困,所以学校专门开设了午休时间,但因为离中考只有不到四十天了,大部分同学都想要考一个好学校,所以午休时间都用来学习。

  一天午休,天气闷热,教室里很暗,是要下雨的前兆。若愚不知不觉睡着了,口水都淌了出来,他同桌朝着他的肚子打了一拳。

  “睡什么睡,赶紧学习!”

  几秒钟后,若愚的肚子剧痛起来,他难受地趴在桌子上,小珂在原本安静的教室里大声质问:“你凭什么打他!”。而他同桌没有说话。

  若愚慢慢恢复过来,然后站起身用胳膊卡住了他同桌的脖子,他同桌显得很窘迫,用力挣脱后一拳挥在了若愚脸上。

  若愚一个趔趄,一拳又挥在了他的脸上,他眼看要摔倒在地上,旁边的同学赶紧去扶他,同桌也被若愚的反应吓到了,坐在了位置上没再动。

  若愚慢慢恢复了意识,听到小珂一直叫着他的名字。他一声不吭地坐回自己的位置,班里很快恢复了午休时的安静。突然若愚站起身来,将自己的凳子用力地砸向了同桌的后脑勺……

  那天过后,他同桌却再也来不了学校,若愚则要因防卫过当、故意伤害要在狱中度过他最青春的十一年。

  最终宣判日,若愚走出法庭大门,他回头,望向她和他同桌的母亲,眼中的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小珂梦到了他,他微笑着对她说:“如果能够时光倒流,我想再回到报道那天,这次我们一起坐最后排好吗?”

  “不,你知道你为什么叫若愚吗?”

  “为什么?”

  “因为你傻啊!所以用名字来弥补,哈哈……”

  再后来班主任到若愚家里看望 ,若愚母亲一直说:“如果若愚还在我身边,他肯定能考上北大,说不定还能出国!”

  “哎对了,那个李小珂同学考的不错吧?报道那天我看我儿子是第一名,她是第二名。”

  “中考结束后我没能联系上她,听说她自杀了……”

日期:2017/11/13 22:46 喜欢

所有评论:
  • 2017-11-14 23:15

    1

    哇!写得真好!可是有点假,,,


© 2016-2019 深度好文博客 Power by lifan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