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愿李卓文


  我小学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农村度过,那些年开始萌动的青春期常常使我们感到尴尬不已。 为了掩饰内心的躁动,我们总要刻意表现得与异性格格不入,吵嘴和划分界限成为大伙最常用的小伎俩。

  我和我的同桌就是这样,我偷偷地画过她的肖像,也曾假装不经意帮她削过铅笔, 但一到课间,在其他人面前我们总要找机会相互指责或揶揄,这已成为我俩的默契。

  有一年夏天,她穿了套浅蓝色的连衣裙上课,裙摆刚好及膝,露出精致匀称的小腿,十分好看。 我一次次利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她,结果上课的时候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也全然不知。 她用铅笔敲了敲我的桌面,我才醒悟过来。 课后我的死对头对别人声称我是被我的同桌迷住了,才会如此魂不守舍。 我感到无地自容,却不得不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当众嘲笑了我的同桌一番。

  她的反击在我意料之中,于是又笑她这一身打扮简直就像个妓女,难道是继承了她妈妈的优良传统?她忽然涨红了脸,生气极了。 而我却得意洋洋,一边对着她哈哈大笑,还顺手挥了挥手里的钢笔朝她乱舞,没料到笔尖上的墨水漏出来,溅到了她的裙子上。 我心里一慌,知道这下闯祸了。她捂着脸跑了出去,我装作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就是一件破裙子吗,赔她就是了”。

  但是我分明看到了她跑出去之前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她一定伤心极了。

  当所有人都背上书包回家时,我借口落下了课本,又回到了教室。 她的书包还在,可是教室附近却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我知道他是去了学校的后山,那里是她常去的地方。 我想亲自向她道歉,就坐在教室门口一直等她,等着等着我竟然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我以为她悄悄地回家了,没趣地回去拿自己的书包,才发现她的书包依然躺在那里。 事情不太对头。 我跑到学校的后山,那是一片很大的林子,学校有时候组织学生进去拾柴,我至今也未走到过它的尽头。 天色渐暗。我有些害怕又有些担心。地上铺了好多层枯黄的叶子,踩上去扎扎作响。 有好几次,我不小心碰到了一些歪脖子的树枝,旁边又忽然窜出一些声响,像是被我的脚步惊吓到的蛇或老鼠。 于是我又想,她会不会是忘了带书包回家了呢? 就在我差点就要放弃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她。

  她正蜷缩着身子坐在一棵大树下,看见我,噙满泪水的眼睛里又是惊又是喜,又是怨恨,让人好生心疼。 我跑过去,问她怎么了,干嘛不回家?她别过脸去说:你管我干什么,你不是说我像个妓女么?我感到又内疚又好笑。 对不起啦,你知道我是开玩笑的。我向她道歉说。她还是不愿意搭理我,我假装要独自离开,她就嚷了起来。我后来才知道原来她父母早已离异,她妈妈跟人改了嫁,那件裙子正是她妈妈难得回来探望她时给她买的,所以她才会如此紧张和伤心。

  其实她早吓坏了,又在寻路时不小心扭伤了脚。我蹲下来背她。 她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纤细的手指因为惊吓而变得冰凉,就像是一直穿透我的衣服,按在了我的心上。 “你回家后把裙子换下来给我吧,我帮你洗干净。”我说。“才不要你洗。”她撇撇嘴道。我又支支吾吾地说:“其实你穿这件裙子真的好看,好看…”

  初夏的夜晚,数不清的星星如棋子般散落在黑色天幕,深邃又迷人。 我背着一个刚刚被我气哭的女孩,她是那么轻那么柔弱,我背着她,一路给她唱《星星点灯》。 直到她的头轻轻地挨到我的肩膀上,我知道那是她睡着了。 我忽然间感到责任重大,仿佛在我背上的不是一个普通女孩,而是一位美丽可爱的天使,而我绝不可以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那是个令人难忘的晚上,迷人的星空如一盏明灯般清澈透明,曾经不止一次温暖和照亮过我们的内心。

  青春从喜欢你开始,义无反顾却无疾而终。

  许多人注定不能陪伴一生,留下深刻的回忆,或许是遇见时最重要的事情…

日期:2017/04/25 14:08 喜欢

所有评论:

© 2016-2019 深度好文博客 Power by lifan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