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一只狗,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李卓文


我是一只哈巴狗,被主人丢在了街头。

在过去的七天里,我一直躲在医院的一个角落里。

没有人在乎我想些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我看见了什么。

头顶上是昏暗的灯光,嘴里是他们吃剩的骨头。

我找不到家,我看不见阳光。

在这个白大衣跑来跑去的地方,我第一次去认真思考:他们究竟和一只狗有什么不一样。

一 

上个月,我哼着歌在公园里寻找着秋天的气息。

一只杂色的土狗用着浓重的方言向我挑衅,因为那是它的地盘。

作为一只狗,它很霸道。

它说:“我在这里撒过尿”

我不想和这种低贱的流浪狗吵闹,它可能从来都不知道红烧排骨的味道。

忍让从来换不回和平,大度也不会得到体谅。

这只我看不上的土狗用它泛黄的牙齿咬破了我纯洁的皮毛,让我在一群母狗的嘲笑中落荒而逃。

她们永远不会知道:一只高傲的哈巴狗不可能放下身价和一只流浪土狗去撕咬。

当然,我现在也变成了一条流浪狗。

在医院里,我发现,人类原来也是一样,充满了暴力和张狂。

一个醉醺醺的年轻人,他身上的纹身让我想起了公园里的那只杂色土狗。

他一把推倒医生,抢起手机就跑。

并且叫嚣着说:你敢过来,我就将你放倒。

可怜的医生,绝望的眼神,就像我当初被抢走骨头一样彷徨苦恼。

不同的是,我曾经的主人不停的抚摸着我的皮毛,而且很快就扔给了我另一块骨头。

却没有一个人将这个医生拥入怀抱。

“呸!”

我觉得,作为一只狗,我远没有人类暴力嚣张!

二 

冬天的时候,我会在广场上晒太阳。

有一个拄着拐杖的人,总是会和我一样看夕阳。

我猜他大概是已经很老了,因为他总是和我一样,走起路来左摇右晃。

前天,他出现在医院的长廊。

他看不见角落里的我,而我却能看见他的失望。

一群人围着医生,喋喋不休、你推我搡。

我知道,他们嘴巴里说着不惜一切代价,心理却巴不得老人早点死亡。

就像他曾经把我当作儿子一样,却突然又把我扔掉。

让我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不自己说放弃,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担当?

他们曾经说过:早点让老头子死掉!

为什么现在又要装模作样?

“呸!”

我觉得,作为一只狗,我远没有人类虚伪。

三 

曾经有一只小母狗躺在马路中央,奄奄一息。

我无能为力,我难过之极。

后来,它死了。

虽然我并不认识那只因车祸而死去的小母狗,但我伤心了很久。

医生正在给一个人缝着伤口,地板上流满了血。

我怀疑这个人很快就要死了,因为他的家人都很紧张。

另一个人,在公园里被那只杂色土狗咬伤。

他砸开请创室的大门,远比一只狗的咆哮声要大。

虽然我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是我看见了他在做些什么

他不顾那个正要死掉的人,径直将医生拖出。

原话是:伤口可以等一会再缝合,我要是发了狂犬病,马上就会死!

以我对一只狗的了解,如果不是被逼入绝境,没有狗会去以身犯险。

因为,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透着一种死亡的味道。

最终,他带着对医生的投诉和满口的愤慨走了。

那些可怜而无知的人议论纷纷:狂犬病真的这么厉害吗?

“呸!”

请你们不要侮辱一只狗!

如果,流着血的那个人死了,他会伤心吗?

“呸!”

我觉得,作为一只狗,我远没有人类自私!

医院的大门口一夜之间堆满了花圈,空气中充满了硝烟的味道。

这种场景让我一度很兴奋,因为只有农村办白事的时候才会如此热闹。

“骨头、骨头、骨头……”关于骨头的美梦很快便破碎如那堆水晶一般。

白大衣们如临大敌,他们却嬉笑着放着鞭炮,虚伪的表演着苦恼。

我很好奇,这些人似乎并没有死了老子样的心情。

从我一只狗的眼睛里,我看见他们的眼睛里盛满着贪婪、欲望、开心。

在狗的世界里,有一件事很难做到,那就是:在隐藏自己的骨头后,能够装作若无其事。

但是,以我对人类的观察来看:他们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花圈、鞭炮、哭闹,上演了三天三夜,骨头也迟到了三天三夜。

最终我才明白:原来他们并不是为了摆酒宴办丧事,而是为了等待一笔巨款。

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人类不是说入土为安吗?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死尸的味道让我没有了食欲。

他们拿着钱欢欢喜喜的离开了,却忽略了一只狗的期待。

“呸!”

我觉得,作为一只狗,我远没有人类卑鄙!

我从来没有理想,因为理想离我太远。

我猜那些白大衣肯定也没有理想,否则又为何整日苦于彷徨?

一只狗,如果没有理想,依旧是一只狗。

如果白大衣们没有了理想,在一只狗和一条咸鱼之间又该如何选择呢?

今天,突然有人告诉我:“其实,哈巴狗,也是土狗。”

当时我很震惊,因为这打破了我自欺欺人的梦想。

但是,很快我便从沮丧中变得坚强,因为我知道:“作为一只狗,我认清现实的时间,要远比人类早一点!”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一点!

摘自新浪博客 · [最后一只多巴胺]

日期:2017/08/31 08:03 喜欢

所有评论:

© 2016-2019 深度好文博客 Power by lifan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