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背弃了理想李卓文


  中午放学,去二餐买了带汤的肉丝面带回宿舍吃,为什么要强调“带汤”呢?说实话,理工大带汤的面还真不多,可能是把汤舀给学生然后再添凉水进去烧开会降低做饭(挣钱)效率的原因吧。在食堂窗口前等的时候,我时不时地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然后放回口袋,整个过程消耗不能超过五秒钟,因为我觉得这样不仅能让做饭的阿姨理解到我这棵祖国的花朵很忙然后因为浪费了我两分钟的时间而产生的内疚心理的作用下在给我夹肉丝儿的时候大方一点,而且还能向身边一起排队的女同学表现出我对手机毫无依赖性,让她觉得我与其他理工男不同而对我一见钟情坠入爱河,然后忍不住用暗自傻笑的方式表达对这高明心理战术之佩服的思想感情。

  yy一见钟情一分半钟之后我的面好了,突然清醒过来,阿姨打包好饭,双手接过那份肉丝加强版的热干面后转过身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向屏幕右上角,果然电池图标里的%前面只剩下一位数字了,在赶紧回宿舍补充电池能量的思想指导下跑回宿舍,并于必经韩愈路上三省吾身,为那罪恶的yy剧情进行深深的自责和忏悔。

  舍友居然比我还快,好在宿舍那个搬出去住的同学剩下的钵还没被他们填满饭,我把辣油覆盖零点五个公分的面放进碗里又从桌子三分之二层取出我的青花陶瓷钢筷子开吃,同时按下电脑的power——毕竟在当前人类的进化程度上眼和嘴是分离的所以从理论上说看电视的时候是不影响吃饭的。打开优酷,输入欢乐喜剧人并停顿零点五秒后庄重地按下enter键,宛如将军发射爱国者导弹一样经过了一番激烈而烧脑的思想决策,为什么不用鼠标?我总觉得按键盘比点鼠标高级,这个问题就像为什么好像没有导弹是用单击或双击鼠标的方式发射一样容易解答。

  “掌声有请开心麻花长远团队”……故事讲述了一个人得了喉癌后想要圆梦摇滚音乐,原因是他学生时代的乐队还没结果就被队员抛弃。他带着乐队曾经的录音带去参加选秀但是唱到一半时随身听没电了,正当他要告别舞台时昔日的三名乐队成员出现在舞台后方一起接着唱:“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那会怕有一天会跌倒……”。看到这一幕我的眼泪哗一下就出来了——我想就算电脑屏幕是一面镜子我也无法看清自己的面容,我一动不动的泪流了几分钟,此时室友都在床上睡觉。

  他们一起唱完我马上把视频关了,因为担心看到喜剧人在一起开心谢幕的场景。

  这个故事中的长远背弃了理想后决定参加选秀节目的时候他仅剩下一个简单的人生意义——他不需要思考自己唱完之后还需要做什么,在这种状态下昔日同学们的出现让他对生命有了新的理解:有朋友,总在某些时候陪着我。

  当我背弃了理想,也许我课堂上不和同学交流、下课不和同学说话、放学一个人走、进餐厅插队买饭、找不到空闲的餐桌时把某同学的饭推到一边,毫不留情地说:“我先吃!!”。不出三天,整个学士餐厅都会知道我,在这里的我的学弟学妹学长学姐和老师都会躲得我远远的就算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我。课堂上我坐的位置周围空空如同扫雷走了狗屎运一样,然后会有好事者把情况告诉辅导员,辅导员反映给学校后妥善培养我的新理想。

  如果我还能在没有理想的状态下走在春秋大道,也许小白不会鸣喇叭,小轿车也许也不会鸣喇叭,甚至公交车见我的反应也许像见到了红灯一样——虽然我绝不可能碰瓷。即使在那时我想还是会有同学暗暗地跟着我,怕我摔倒、怕我受欺负、怕我走进馨月湖或者至少是激起他们冷冷的同情心。

  如果你是其中之一,恐怕路人也会流出眼泪吧...

日期:2017/04/25 14:27 喜欢

所有评论:

© 2016-2019 深度好文博客 Power by lifanko